首页  »  都市言情  »  [半生淫,无望情]
[半生淫,无望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半生淫,无望情
 

 排版:zlyl
 字数:93152字
 TXT包: 半生淫,无望情.rar (98 KB)
 半生淫,无望情.rar (98 KB)
下载次数: 40



 


                (1)
 
  现在想起来,六七岁的时候,是我的性最快乐的时光,淫得痛快淋漓。应该 说,还没有哪一位写书的人把触觉伸到这么一个年龄层,大概是怕人说太色狼了, 那么小的年纪就跟女的宣淫,过于丧却人的性之善,会遭人骂死的。
 
  小连、小玲、小芳、小英是经常跟我玩性的小小女孩。
 
  玩过家家,大概是最常用的游戏了,对我来讲,小游戏只是宣淫的前奏。从 小我就是一个孤独的骑士,专门跟我的女伴们单挑,象征性的跟大家伙玩一会儿 是有的,但过不了多久,就剩下一个我看中的女孩跟我玩性了。玩淫是很怕大人 的,常常会找一个山沟,或是人迹不常至的破烂院子、久置不用的空房子等地方 隐蔽着弄。
 
  小连比我要大个两三岁,我们俩最亲密,只要有时间我们就会迫不及待地在 一起快乐地淫我们的童年。
 
  村里的东沟有条小河,水特别清,由北向南的流着。那儿的西坡上的土特别 松软,我这个小小男人,喜欢拿着小铁锹挖出坑来,然后两个人在里面快乐。 
  我记不太清楚是不是跟小连玩的第一次性游戏。那天,阳光特明媚,我们俩 个你亲我爱的挖了一个挺大的坑,然后小连就坐下了,我就心儿颤颤地坐在她上 面。那时候,根本不知道要摸乳房什么的,再说,那么小的年龄根本就没长起乳 房来。都不说话了,只知道使劲贴着身体,最大限度地增加身体的贴合度。 
  大概这个时期就是国外的性学家们所说的性器官注意期,但是,我不仅密切 注意了,而且还跟我的女伙伴们亲身实践着,是非常快乐地淫着补践。虽然年纪 小小的,可我对脱了裤子的女孩子的下身特别向往。有时候甚至想,我自己一会 儿变女的,一会儿变男的,或者是下面,长一个棍棍,再长一个迷死人的洞洞, 自己的男器女器互相搞,那该有多好,让男女的互相缺失天天在一起,想起来就 淫,准会快乐死。
 
  小连也很喜欢淫我。周围没有人,我们索性把裤衩都脱了,成了两根光萝卜, 然后,她就用光着的下身使劲地往上顶我,有时候她会哼哼着说一声,使劲,我 就使劲贴紧她的肚子往下压。要是弄累了,她就躺下,让我压在她身上,不停地 转呀磨呀的。
 
  小时候,记忆最深的片段就是光着屁股跟小连玩性游戏。村里大人们大都在 生产队干活,留给孩子们的时间很多,他们根本不会注意到孩子们在干什么。其 实,好玩的东西也并不太多,无非跑到果园子里偷桃摘梨,再就是到处疯跑着撵 鸡打狗。孩子再长大一点,家里的大人就给弄个菜篓子,到山坡上,田地里挖野 菜,喂猪、鸡、鸭、羊什么的。反正是大大小小的孩子们聚在一起的机会多的是。 
  因此,我们没有被那种封建的大人思想所禁锢,成年人也没想到小小的年纪 会有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因此,淫得遍地开花,春去冬来。
 
  还有一个幸福的性场所就是自家房子前面的果园子。那是我跟小玲偷偷玩淫 的地方。那个小园子里有石榴树,还有山芋。石榴树开花的时候,那园子在我看 来,灿烂死了。小玲家跟我家隔了一条胡同,两家大人好得不行,经常在晚上凑 在一起聊天,手底下反正是有一样总也干不完的活计。
 
  小玲虽然长得比小连要矮一些,但她的漂亮的小圆脸我喜欢死了。只要几家 大人们凑在一起,我们就可以欢天喜地的过家家了。还没上学的我,审美观就强 得不得了。选择性伙伴,光选我认为漂亮的玩,对那些长得参差不齐的女孩子是 顶讨厌在一起玩的。
 
  天生一张笑脸的小玲,我现在想起来感觉还很温馨。我们俩拉着手,这钻钻 那蹦蹦的,听着门口大人有聊无聊的话,就钻进了园子。园子里的墙挺高的,一 下子就把我们跟大人隔成了两个世界。
 
  小玲的肉特别软乎,抱在怀里特别舒服。小男人根本就不懂帮女人脱衣服这 些虚套。我们俩跟比赛似的,互相看谁脱得快。由于怕大人看见,就只露出了最 需要的那一截。在石榴树后那么站着紧贴在一起。
 
  其实,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只要大人稍微留心一下,就能发现到。由于怕大 人随时来,我们淫得不算太激烈。只是小玲扭动着屁股磨着我的硬硬的小东西, 心里面特别兴奋。
 
                (2)
 
  性游戏还是被人看见两次的,下地回来的妇女看见了,喊了我们一声,吓得 我赶紧给小方提上裤子,还装模作样地站到一边拿根棍子捅泥巴。
 
  心里确实有点慌乱,怕被父母揍屁股。但是,淫的兴致还没减下去,还在等 着那干活的妇女赶紧走远。套一句励志语言:生命不息,玩淫不止。
 
  那一次我找的是小方,算是临时搭对,有点饥不择食的样子,可能是小连和 小玲出去窜亲戚去了,闷了好几天。找到小方,连地方都没选好,就急着给小方 往下趴裤子。
 
  小方的皮肤长得不是很好看,但是肌肉很结实的样子。以现在的眼光来看, 属于魔鬼身材,个长得也挺高的,当然,那是拿我的小时候的眼光看。
 
  我对玩打仗的游戏记住的只有一次,就是那次跟小芳急火火地玩被人发现那 一回。我跟另一个临时成了副司令的小家伙领着一帮大大小小的孩子打了几次冲 锋,又抓了几次特务以后,其他几个人都被喊着回家吃饭去了,就剩我们俩了。 
  也忘了是怎么抱在一起的,反正是还多了一项性运动。就是掏出自己的硬东 西,帮着小芳把裤子褪下来,露出那一截能够淫乐的地方,然后我就把自己的硬 家伙顶过去,用手使劲搂住她的腰,把她抱起来,往后仰身子,让小方往我身上 趴,以使她光着的下身能更紧地贴着我。
 
  那一次,大概是年龄又长了一点,还懂得调整一下位置,让小芳最舒服的部 位顶住我的东西,然后就不断地抱起放下,下身使劲往前挺,更大限度地得到挤 压的快感。如果说真正的持久,孩童时期的性游戏是真正的持久。淫得特忘形。 
  之所以会被发现,是因为我们的地方没选好。就在一条村路下面的一个四周 没有遮蔽的土崖子上,无论谁从路上走过,都会发现我们不正常的勾当。
 
  被人喊了一声以后,我们赶紧散开了,挺慌张的,不过,没有象大人偷情那 样,提起裤子就跑,而是以孩童之心假装干点别的,我记得小方要比我坚强,好 象是拿块尖石头在地下划画,她那无声的语言是提示我,等大人过去了,还要继 续。我当然是绝对支持的。
 
  等那扛着锄头的大婶走远了以后,淫兴不减的我,跟同样还在兴奋的小芳又 玩了好长时间,直到觉得应该回家吃饭了,我们才分开。
 
  我所生活的农村,对于性还是很神秘的,没有人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办?从小 就特叛逆的我,对一些大人的话,特别是关于如何成长,如何向谁学习的话是很 不以为然的,因此,经常看见大人走过,也不叫什么大爷婶子他舅舅的,头低着 就从大人眼前晃过去了。这样子嘴巴不甜的孩子是不太受大人喜欢的。
 
  但是我这人特别虚荣,由于记忆力好,我听到的故事,会完整得从嘴里复述 出来,靠这得了不少聪明的赞语。但是我感觉,我的聪明的开发,大低是与性的 早期开发有关,与可爱的小连、小方搞完了淫乐的游戏,我干什么都特有精神。 
  我想到学校里的性教育问题,不少专家提倡学生之间的正常友谊关系。这是 不是有点虚伪了。或者说在孩子心里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一种社会现象的普 遍存在,必定与它的个性心理有关。孩子们都向往性,你告诉他保持友谊,那不 是隔靴骚痒吗?大人们都控制不住乱搞两性关系,让意志力和控制力还很弱的孩 子搞自制,有点强孩子所难了。
 
  小时候的性游戏在我脑子里的印象是相当深的,这是我第一次试着写出来。 
  由于没有可抄袭的范本,只能是一个人摸索着写中国的性文学(又有人拿砖 头砸我了:你他妈这什么文学,纯粹是性毒草,比当年的资本主义毒社会主义的 草还毒)。
 
  以童年时趴在自家硬石板上,在煤油灯照耀下,母亲教我写天地人的良苦用 心起誓:这是一本不同于外国人的喜欢量性分析与部位摩擦和性敏感区分析的书。 
  不管砖头来得多么汹涌,我还是要说,淫乃人生快乐之道,只是看你如何对 待了。
 
  童年时,这种没有实际插入的性行为的结束,是缘于一次几个孩子的小群体 性乱引起的。家长们发现以后,可能觉得问题很严重。开始分性别地限制自己的 孩子的活动了。
 
  年龄大些了,有些女孩子就离得我远了,性伙伴就不好找了。那一次,实在 急得不行,就把门口长得不太好看的小霞叫出来,一块先玩了一会儿,然后,就 到了我家里。
 
  在我家的大院子里,我让小霞脱光了衣服。因为是在夏天,小霞只穿了一裤 衩,一脱下来就一丝不挂了。我趴到小霞身上,把东西放在下面,感觉就是放在 她的大腿缝里面,转悠了老半天。我起来以后,就让我的那个死党趴上去,继续 兴奋。
 
  就在我们要进行第三次的时候,被小霞的妈妈看到了。很生气地把我们三个 训了一顿。然后领着小霞走了。
 
  这一次心里很害怕,我担心犯的错太大,肯定会被老妈臭揍一顿的,魂不守 舍的过了好几天,没见父母有什么动静,心就放下了。
 
  从这以后,这样的性淫活动就没有了。我感觉是已经上了好几年小学,快升 到初中了,大约年龄也长到了10岁以上了。
 
                (3)
 
  农村没有真正的性教育,我的经验大抵都是来自自己的亲身体验,虽然与真 正的性交行为差别很大,但是男女之间的事却也就此明了了。成年以后对性的美 好感觉,大概就是发自这期间的挺随便的性记忆。
 
  小时候能听到的关于性方面的东西,就是村南的那片树林地。夏天,这儿会 有不少乘凉的大人讲十八摸和起五更。
 
  我的小时候的晚上常常是有活动的,再加上我有自己的性活动,所以,很少 能静下心来,听大人们意淫那不太切合实际的性活动,因此,我听着挺没滋味的。 
  老是争论什么是不是真的有十八摸,算术不好的,算来算去的也没算出来乳 房大腿屁股等部位摸完了以后有十几摸。
 
  没有知识确实很愚昧,不知道那位创造十八摸的性前辈,是不是一知识分子。 
  他的伟大创造,到现在我也说不太上来,可能是因为我所处的环境比较闭塞, 没有人能完整的讲出十八摸,记忆里留存的东西不是很多。起五更,什么一更起 二更睡的,就更模糊一些了。
 
  如果说一句中肯的话,我还是很感激我小时候那比较宽松的性环境的。其码 让我长大了面对女人不至于无从下手,随着我一点点长大,经验就累积了起来好 多。
 
  我是不太提倡现在的性教育的。老是隔靴骚痒,抓不住实际性的东西,有时 候误导太厉害。
 
  有些文明卫道士,看了我的书,会觉得这样的文字,不地道,会教坏孩子。 
  我则不以为然,淫这个东西,越隐藏,越容易致乱,这玩意儿要是不弄痛快 了,老是憋着会死人的。再说了,我小时候跟那么多女孩有了性淫的游戏,也并 没有世界大乱,她们该嫁人嫁人,该生孩子就生孩子,寻找爱情也很正常,生活 过得还有滋有味。
 
  这让我想到了很多东西,但还是苦涩的东西太多,主要是青年时期长时间的 无性让我过得很压抑。过了学生期,青年了,可以谈恋爱了,那情呀爱的又弄得 不少人失了方向,象我这样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在青年时期,好多人在性上会很不 快乐,不能随便地淫。本人顶讨厌把爱与性紧紧地挂着勾子,好象二者是密不可 分的,更有得情爱痴心疯的,还弄什么破拉吐爱情,简直有病。把性与情与爱挂 起勾来,加上痴情的思念,默默地等待,一年弄一回好象才是伟大的,还要被称 颂。婚姻中的一夫一妻制也被要求强制遵守,不能随便找别的人淫。谁淫了,谁 就不道德,谁就罪孽深重。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可能对这些痛楚感受不深,他 们所处的性环境开放得多,条件也好很多,家里不能淫,还可以找钟点房。不舍 得花钱的话,到公园里也能搞。被大人们发现了,也不会天塌地陷地控诉你的罪 行,呼天抢地的痛苦教子无方。
 
  现在看来,一对一的性观点已经不行了,没人拿他当回事,当然,鄙人说的 仅仅是性淫这个东西。虽然没有人提出来要废除一夫一妻制,但实际情况却非如 此,性事上男人女人能做一人一淫的不多了,我想,哪怕是跳起来骂我的人,背 后,说不定也偷偷地到情色场所搞过。毕竟淫这种东西是物质满足了以后,最家 常便饭的别的活动无法替代的经常性的必要需求了。咱们的民族里有只做不讲这 一说,高雅人如果想淫了,可以不声不响地到夜总会,练歌房,洗头房,或者是 新近出来的成人俱乐部,狠狠地搞小姐,或者是别的想出来找淫快乐的人。什么 花式也可以搞,打双飞,顶三开,想怎么淫就怎么淫,但是,千万不要说出来。 
  性观念上的道德大堤眼看着就要被冲垮了,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堂吉诃德式的 阻挡,在淫的排山倒海的巨大力量面前,想阻想挡,那纯是自讨苦吃,等着被淹 没吧。这里面,有人还要拿情爱说事,太老套了。性就是性,想要了,就找人来 过,奉行一下及时行乐这样的规则。本人没有拿着棍子逼着人不谈爱情。爱情这 个死东西,有些人不撕心裂肺地昏上几个回合,他是不会明白滴。我在这里所要 下笔写的,就是性淫这个东西,其他的尽量不去涉猎。
 
  淫是个好词,我不贬她。淫了就有快感。
 
  套用一句古人的话,食色,性也。作为人的生活历程来讲,得到性的快感, 会帮助他干成好多事的。
 
  从第二篇开始,我的淫就逐渐进入了交合的阶段,是彻底的男女欢爱的淫, 我那时才十岁多一点,连射精都不会。
 
  ======================================================================
 
            与表姐的快乐的淫乐生活
 
                (1)
 
  表姐大概比我大了有十二三岁,她的到我家生活,是她的父母因为生活所迫 要北上闯关东。我后来明白,他们不知为什么生了表姐以后,不光不能生出男丁, 连别的也生不出来了,可能是因为受不了村里人那种对将来又可能出现的绝户的 鄙视,而避到东北去的。
 
  我的家乡,在农村大集体生产时,穷到了吃不上饭的地步。经常有些人家过 了年关,就要借粮才能生存。这就是课本里经常讲到的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我 家虽然不至于借粮,但吃的东西,让人想起来就郁闷。一天到晚就是地瓜干子, 咸菜头,再就是玉米稀饭,一点油水也没有。现在的孩子体会不到馋肉馋白面馒 头的苦。我小时的理想生活中,最渴望的是吃好饭,清明节分到手里的鸡蛋,八 月十五的月饼,过年时纯白面的肉丸饺子,这三样东西,除了过这三个大节能享 受到外,其余时间就只能在睡梦中得点享受了。
 
  应该说,因为肚子老是空落落的,淫还没有被排在第一位。但是,我十岁到 十三四岁时那几年的生活却因为能够跟表姐睡在一起,过得快乐无比。
 
  表姐长得真好看,这是我成年以后跟她又一度春风以后依然不变的结论。她 的性子很直爽,在我家里生活她也没把自己当成寄人篱下的可怜虫,一点也没有 曹雪匠写的那些柔婉女子的多愁善感,悲悲戚戚。我跟表姐能相处得那么好,还 得感谢我的父母。他们真的是乐善好施。这一点,童年时的我特别不理解,家里 的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我只能眼巴巴看着被母亲大人,一人一块地分给那些与我 不相干的儿时的坏蛋们,他们吃了我家的好东西,有了力气了,还要跟我干仗, 太帝国主义了。因此,我就坏坏的找他们的姐姐玩,还真的,让我补回了被馋掠 去的快乐。
 
  我的幸福时光都是在晚上。白天表姐从地里回来,晚上吃完饭并不能就立即 跟我同床共枕。她还要帮家里扒花生,剥玉米什么的,常常是她回来以前,我就 已经进入了梦乡了。
 
  那一次,我是在睡梦中被表姐弄醒的。表姐趴在我身上,压得我有点喘不过 气来。我兴奋起来,就让表姐躺下,我趴在她身上。那时候,我已经懂得运动了, 不再是光抱住了,使劲顶自己的下身。
 
  上下的运动大抵都是以表姐的信号为主导。表姐下身往上顶我了,我就往下 压她,再就是不停地运动自己的下身,直到表姐说好了,我就从她的身上下来, 过不多久,我因为劳累,就枕着表姐的胳膊睡过去了。
 
  这样的运动,以后一般都是我睡了以后,由表姐把我弄醒,我接着剧烈运动, 表姐指挥我,有时表姐激动了,就抓件厚衣服垫到屁股底下。
 
  我感觉到不对劲,是有一次在学校里上厕所,发现自己的小东西有点发红, 就开始琢磨与表姐的性行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晚上表姐又把我弄醒了以后,我就留心了一下,这一发现让我吃了一惊,表 姐是穿着内裤的。原来,淫了那么长时间,表姐都是穿着东西的。
 
  表姐可能也感觉到了我的动作,我第一次没有那么听话的在她安排好的位置 上开始活动,我的手开始扒表姐的内裤。表姐用手挡住了我,我又按照她的指挥, 把小硬家伙放到预定位置,开始活动。
 
  知道了这一层,人的运动就兴奋不起来了,在表姐大喘着气,需要我往下压 的时候,我还是不紧不慢的运动。
 
  内裤是表姐自己脱下来的,当我再次触及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那热乎乎湿乎 乎的女人的下体。我的淫乐到了另一个境界了。
 
  这期间,我跟表姐的性活动,都是由表姐给我信号。比较典型的就是表姐拉 拉我的手,我就趴到表姐的身上。由于那大炕只我俩睡,没有别人,不用担心被 人看到。而且,我认为表姐是大人,安全问题不用我考虑。
 
  有一次,我俩正淫着,母亲大人从外面进来,还好门是关着的,表姐听到声 音,推了我一把,就起身开了门。原来母亲是来送刚下地的甜瓜给我们吃。表姐 还故意说,早睡了,早晨再让他吃吧。
 
  母亲走了以后,表姐又把我拉到了她身上,为了慰劳我的快乐运动,她手里 拿着瓜放到我嘴边让我啃。我呢,就加劲地弄得表姐闭上眼直哼哼,下身直晃荡。 
  表姐在我家那几年,我们简直就是一对夫妻。性活动搞得很频繁。我是真正 的持久型,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射精的能力。
 
  性活动的结束,都是以表姐一句「好了」做为终点。不过,碰上我兴致特别 高的时候,表姐也会由着我在她身上多扑腾一会儿。
 
  今天,之所以要把这个我跟表姐两人之间的秘密说出来,不是供性男性女们 猎奇,而是试着把男女的性的欲求表达出来。在我看来,淫欲不光是男人有,女 人同样是渴求着。有不少女性宣称自己光跟有情的男人发生性交合。她的所谓的 情是经不起推敲的。淫欲上来的时候,女人的外在表现可能最为复杂。雅女也好, 俗女也好,如果恰巧在你最想淫的时候,有那么一种适宜的性环境,并且没有人 发现,那肯定也会淫起来。但令人痛苦的是,咱们所处的环境,往往在男人女人 最需要性的时候,被一些人为的因素阻滞了淫的释放。所以,现在的性场所的开 放本人是举双手欢迎的。这有什么不好,既满足了个人的淫求,也促进了消费, 发展了经济,何乐而不为呢。
 
  我试着给自己所经历的成人以前的生活时段划分了几个小段:六七岁左右的 时段,十几岁未通精的时段,通精以后到十四五岁的时段。这是就我得了好多性 快乐的时期分的。而相对来说比较痛苦和煎熬的是十四五岁到迈入成年期这段时 光,性活动几乎就消失了,虽然没有痛不欲生的感觉,可是那有淫无处发的憋闷 着实让我觉得活着真没有太多的意思。最痛苦的莫过于青年求功名时期时的性生 活的彻底萧条,用暗无天日一点也不为过,天天拿着书本子求学,用老家人的话 说,在外面一定得混出个样来,当然淫就无法缓释了。
 
  话题有点扯远了,咱们还回到我那段未通精时期的淫乐时光吧。
 
  不少的人可能没有我这么好的性环境,那你就无法体会到这种生活给你的妙 不可言的快乐。
 
  我的学生时代,是不把学习当回事的。那时候,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对 我冠以聪明的头衔,因为我课上课下都是大玩特玩,经常被老师弄到教室外罚站, 原因是,我在课堂上乱扔杂物,影响课堂秩序。
 
  现在想起来,老师是特别爱护我的。因为只要把我弄到教室外,他就再也不 去检查我是不是还站在那儿。一开始,我会很委屈地噘着小嘴站在那,后来,胆 子大了,就疯跑出去了,反正,老师下课了,连问也不问,就回他的办公室了。 
  提到我的学生上课,可能与咱们的淫乐主题偏离了。我想说的意思是,快乐 的心情,让人办起事来,特别清晰,我每天大概只有一小会儿是用来学习的。其 余时间是瞎玩,听评书,然后等着表姐,在半夜或是清晨跟我过淫乐生活。这样 子的我,心底里虽然因为物质生活的穷困,但却因为淫事顺心,而精神欢娱,所 以在学习上无往而不胜。
 
  性男性女们,有点听出来了,我不提倡苦学,特别是对于孩子们。为人父母 的,特别是不太成功的父母们,大抵是拼了命的赚那点小钱,目的是让孩子念出 个样来,扬一扬他们当年没功成名就的闷气。唉,中国的教育,真是苦了孩子了。 
  我的晚上的时间,淫乐以前或是淫乐了以后,其实每天我还是拿出点时间来 学习的。要是哪天表姐不累了,我们就不是一开始就贴紧身子搞,而是一起看或 背我的未完成的语文作业。表姐由于学了没多少年书,大概能跟我同学的就是语 文了。
 
  我们就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乐而淫淫地学习。有时我念岳阳楼记,陋室铭什 么的给表姐听。有时是根据老师的布置背古诗词,最能记住的就是悯农的了,谁 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家里不知是谁给弄了一本唐宋诗词选什么的。我那时候 热爱得不行,经常拿来看。
 
  现在好多句子都还能一想就出「老夫聊发少年狂,飞流直下三千尺,帘卷西 风,人比黄花瘦」什么的。表姐当然对我的脑子佩服得不行,鼓励我多学一些, 将来有用。至于有什么用,她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她崇拜知识。
 
  我的识字是妈妈教我的,小学的时候就识了好多了,对家里不多的书,我差 不多已经没有不认识的了。从老早开始我就能看《烈火金钢》了,小人书我看了 一些,由于太贵,大多是看别人的,印象不是很深。如果那时候能有少女之心或 者A片供我和表姐看,相信,我们的淫乐还会更上层楼的。
 
  可能学唐诗宋词最淫荡的就是我了,我一个光身子靠着表姐白嫩的发育成熟 的身子,还把大腿插到表姐的两腿之间,感受着她下体传给我的湿热气,如果往 心里说,那是表姐给我的淫气。
 
  表姐帮我拿着书,这么看一会背一会,我的淫性就上来了,也感觉到表姐喘 气粗了,不用她用手勾我,我也知道是爬到表姐身上剧烈运动的时候了。现在想 起来也好单纯,我们在一起那几年,就一个男上女下的姿式,不过,却感觉到很 充实。表姐劲大,可能是嫌我不够用力,经常用她那双干活弄粗了的手压我屁股, 让我更深地插入。
 
  每一次跟表姐弄完,我的小东西都会湿乎乎的,不再有疼的感觉了。白天在 学校里上厕所也不用担心被人看到发红的小根根而感到不好意思了。
 
  还得提到学习,因为照现成的习惯来看,我那时应该是发奋读书的时候,而 且,那时候兴实现四个现代化,那种宣传是全时段的,老师说,大人说,广播说, 都等着那无比幸福的2000年的到来。
 
  由于精神特别饱满,弥补了营养不良对脑子的损伤,所以,做数学题和背书 都特别快。一碰到调考和知识竞赛,我这样的人就派上了用场。我是属于考试兴 奋型学生,特给学校和老师长脸。
 
  在这里我也要给我敬爱的老师说声谢谢!感谢他们对我的课堂上的宽松,感 谢他们对我的因材施教。
 
                (2)
 
  夏天的时候,在晚上,有时农活不是很多,表姐有时会领着我到村里小学校 旁边的几棵大树底下乘凉。那儿是女孩子聚集的地方。村书记的家离学校最近, 他的几个漂亮的女儿我特别喜欢。后来的一个还做了我初中的音乐老师。
 
  跟我有了淫乐事的是书记的小女儿,不过也比我大好多。我的印象中,她是 最好看的,跟表姐是一样子好看的。后来证实,她其实比表姐还好看,但长大后 所嫁非人,生活得不是很快乐。
 
  我可能发育得晚,十岁多了还不见个有多高,经常被她们抱在怀里,在我当 时的感觉,其实她们也是需要男性的淫的。说别的都是瞎扯,那一次跟书记的小 女儿的淫乐可以说明一切。
 
  表姐那天可能是到我一个姑家去有事了,晚上没回来,我急得不行,特想表 姐,主要是想淫。左等右等不来,我估计可能是在大树底下乘凉。就去找她。时 间可能也挺晚的了。好多乘凉的都回去了,胡同里不是很亮,我有点害怕。到了 大树底下,只看到了书记的小女儿在那儿,她的几个姐姐也都不在。
 
  书记的小女儿的大名我忘了,只记得大人都叫她四儿。四儿看到我,就招了 招手让我过去,问我是不是找表姐,我就点了点头。她说了句,你表姐在我家呢, 就拉住我的手,往她家走。
 
  表姐当然没在她家,她家的姐妹也都不知往哪儿去了。只我和四儿在屋里, 屋里灯也没点。四儿紧抱了我一会儿。就把我的衣服脱了,她自己也脱了。 
  我们就这样搞起来,还是男上女下的姿式。四儿在下面转磨得厉害,嘴里是 我常听到的女人的话「使劲,使劲!」
 
  大概是她没想到我这么猛,这么会淫。四儿屁股上下撑得厉害,身子几乎半 支在空中,我怎么使劲都压不下去。女人喘气如牛的时候,大概就是被男人淫着, 越爽越喘,越喘越淫的境况下才有。
 
  四儿把我淫完了,又跟表姐似的,把我搂在怀里,躺在她家的大炕上歇了好 一会儿。我回家的时候,非得背着我,一直把我背到炕上,看我闭上眼睡着,她 才离开。得顺便说一下,那时候我老家的村子真的是夜不闭户,好多人家晚上都 睡了,院门照样大开着。我进进出出的很方便,这可能是社会主义最好的道德时 期了。
 
  女人释放淫欲的欲态是很淫美的,这使我想到了很多不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会 被男人当成宝贝。有些女人在床上那是呼天抢地的抓狂,这种美没有正文学来描 述她,而色情文学又偏重于对器具和表象的变态描述,往往起不到正面宣传的作 用,给人的感觉是一种犯罪般的阴暗。我所要描述的是想阳光一些,拿到人们的 眼光正视之处进行晾洒,以使人对淫有正常的认识。
 
  女人的狂浪的无所顾忌的淫,我是深深喜欢的,也是乐此不疲的。当然这是 我成年以后在网上遇到女人见了面以后,跟她们真正地疯狂地淫爱体会出来的。 
  女人不以脸蛋子漂亮为唯一美,她同样可以发挥她下身的优势,让男人把淫 乐施放进去,获得无尽的快感。
 
  而同样女人也有权利要求男人给她性快感。如果能让女人主导性活动,由着 她的精神纵意驰骋,让她的下体晃着男人的淫器,上下左右的任淫而为,享着最 大程度的淫的快感,男人与女人的生活会更多地充满激情,也会成就一群群为社 会做贡献的人。
 
  哈哈,让我们都好好地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