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淫人妻女](04)[作者:aeedrr]
[淫人妻女](04)[作者:aeedrr]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81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
 
  雪诗跪趴在推车底下的小小空间,外层因为用白布包覆着,只要不掀开,就 没人会知道推车底下有人。
 
  小庄负责推车,而老千则在车前引路,推车正顺利的往餐厅前进。
 
  但雪诗这时开始担心了,一旦到了餐厅,里面将满满的都是服务生、厨师和 在这间饭店下榻的旅客,到时候更难脱身……虽然已经很饿了,但自己不想冒险 去到餐厅里。
 
  雪诗小声的对小庄说:「请问……你可以带我到楼梯口吗……?我想从那里 上去房间……」
 
  刚才在喷水池,小庄已经爽过了,要不是雪诗擅自跑进来,不然一点都不想 帮雪诗偷渡进来。
 
  「喂,快点把她随便打发走啦!我们还有工作!」走在前面的老千大声嚷嚷 着。
 
  「喔,好啦!」
 
  小庄很快的把推车推到楼梯间,叫雪诗下车。雪诗下了车,便快步走进楼梯 间,只看见小庄正眼巴巴的看着全裸的自己。
 
  「欸,走人啦!想被扣薪水吗?」听到老千有点生气的叫唤,小庄这才撇过 头,走了。
 
  抵达楼梯间的雪诗松了一口气,但毕竟全身赤裸,一片布料都没有,饭店里 又开着冷气,不禁打起哆嗦。
 
  「好冷……赶快回到房间吧……」
 
  总算进到楼梯间的雪诗,尝试着把身上的精液都抹掉,但黏稠的男人精粹却 硬是沾附在雪诗的身体,用手去抹,就沾黏到手上,变得上半身、双手上全都是 黏答答的白浊液体了。
 
  「如果是老公的精液……也许……会开心的接受吧……」雪诗一边想着老公, 一边往房间走去。
 
  他们入住的房间在七楼,雪诗还必须走一段距离才会到……她暗自祈祷不要 在楼梯间遇到别人……
 
  但却总是事与愿违。雪诗听见楼上传来几个男孩的聊天声。
 
  「我妈还真烦欸!什么都要管!好不容易出来度假,竟然要没收手机,说什 么出来度假就是要出门走走,但我想看A片的时候怎么办?」
 
  「你别总是想着A片啦!反正你们家那么有钱,你就用零用钱直接买个一夜 情就好啦!现在的女生都很开放的~~」
 
  「嘿嘿~好险我还有专放A片的第二支手机,不怕啦~」
 
  「妈的,晚上借我!」
 
  很不幸的,雪诗又在这里遇到了两个很色的男生……雪诗只好试着躲进楼梯 间的角落。
 
  那个位置还算隐密,但如果他们继续往楼下走,就会直接看见雪诗的身影, 到时候要解释、脱身就很难了。雪诗紧闭眼睛,祈祷他们会直接走掉…… 
  「喔喔喔!!这里有个裸女!!!」突然一个青少年叫道,另一个也跟着跑 来,双眼瞪得老大。
 
  「干,太色了吧!胸部上面还有精液欸!才刚被人干过吧!」
 
  「我、我不是…………」雪诗想解释,却又解释不了全部的来龙去脉,只好 说:「我和朋友打赌输了……要全裸、走在饭店里面……」也因为他们对自己骂 了髒话,雪诗要对着他们掰开小穴十秒……虽然饭店里面应该不会有人跟拍,但 这关系到自己和老公的生命安危,不论说什么都要遵守规则……
 
  「…请、请看……我的……小…穴……」雪诗的双手,轻轻掰开两片粉红的 阴唇,湿润的阴道口与晶莹透亮的阴蒂同时显露在两个青少年的面前…… 
  「喔喔…好色!这里……也已经好湿了!」一个男的说完,不等雪诗做出反 应,右手便伸向雪诗的小穴,开始以指腹轻轻按摩雪诗的阴道口。
 
  雪诗的阴道口一受到手指的刺激,全身痉挛了几下,淫水也流了出来。 
  「欸!你那么好色,现在就自慰给我们看!」
 
  「我们会给你表演费的!哈哈!」
 
  雪诗虽然百般不愿意,但想到老公的安危,也只能答应陌生人的性要求…… 
  雪诗坐到阶梯上,张开了美如白玉的双腿……
 
  「……请、请看……」雪诗的右手开始抚摸自己的阴部,先是抚弄阴唇,用 爱液把阴唇附近沾湿后,用指腹慢慢画圈,不断刺激着已经变得很敏感的小穴, 雪诗不小心叫出声音……
 
  「干,超淫荡!我要拍下来放到网路上卖钱……」
 
  两个青年都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对着雪诗的阴部拍摄。
 
  在别人面前表演自慰,已经很羞耻的雪诗,现在又要被拍,害羞得撇过头去, 不敢再看……但淫水却是愈流愈多……
 
  雪诗既没有性经验,也没什么自慰的经验,手指的动作也很生疏,只在同一 个地方来回移动,但光是这样,就足以令雪诗的身体感到兴奋,毕竟对雪诗来说, 一切有关性的体验都是全新的,她就是个尚待开发的处女地……
 
  雪诗的爱液已经流到阶梯上,双腿不停颤抖,就快要高潮了……
 
  「喔喔喔!竟然要高潮了欸!和A片演的一样,全身都在抖!」
 
  但这时的雪诗已经听不见青年在说什么,虽然心里抗拒,但自慰却很舒服, 闭起眼睛的雪诗渐渐投入在机械式的自慰动作之中。
 
  「啊啊啊~嗯嗯……喔……喔嗯嗯~……!!」雪诗达到高潮了,整个身体 弓了起来,玉腿与美乳都在剧烈颤抖,两个青年看得是欲火焚烧,想立即解放一 发。
 
  於是,两个青年掏出已经硬挺的肉棒,一边欣赏雪诗的高潮,一边快速套弄 着,接着对雪诗正在痉挛的身体喷出无数精液,全身上下都布满了男性热烈的精 粹。
 
  「啊……好爽……这支影片一定可以爆红……」
 
  雪诗结束自慰,虽然没穿衣服,但身体已经兴奋到发烫。
 
  「欸,答应你的表演费!拿去吧!你可以走了!」发泄完性欲的两个青年, 把一张钞票丢在雪诗旁边,大笑着离开了。
 
  雪诗没有拿钱,扶着楼梯的手扶梯慢慢往七楼走去……
 
  「不……我……我不色……我也不要钱……我只要老公……」如果拿了钱, 不就是承认自己是表演自慰秀的女生吗?
 
  「这种事……绝对不行……」雪诗心里这么想着。
 
  因为高潮很花体力,雪诗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房间走去,很幸运的一路上再 也没遇到半个人,不然不知道还要花多久时间才能到房间。
 
  来到房门口的雪诗,没有想太多的拉动房门,门竟然开了,是早上忘记锁门 吗?还是有人帮她开门?算了,已经不重要了,雪诗现在只想洗个舒服的热水澡, 把自己身上的精液全都洗乾净……
 
  终於洗清身体的雪诗,总算觉得自己变乾净了,也用了自己很喜欢的沐浴乳 和洗发乳,香气四溢……因为老公说过他很喜欢这个味道……
 
  「老公……我好想你……」
 
  但雪诗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等待奇蹟出现。
 
  雪诗从学生时期就是个害羞的女生,也不太敢和男生说话,总是默默的读着 书,做着自己的事。本来以为和老公田中的婚姻,会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单纯而 美好,没想到却在新婚旅行时,遇上这样悲惨的命运……
 
  而现在,头发也吹好了,身体也擦乾了,但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解决,就是食 物的问题。
 
  该怎么找到东西吃呢?雪诗还是不能穿衣服,所以只能全裸出去找吃的,但 是餐厅和厨房都在一楼,要走到那里,一定又会遇到很多人……
 
  「如果又有人对她提出性要求怎么办?还要自慰吗?还是又要用嘴巴帮他们 ……?」对雪诗来说,最不愿意的,就是又让别人肉棒进入自己的阴道里面,自 己的阴部是留给老公的……其他地方……如果很不幸的遇到了……也只能接受了 ……
 
  然而,虽然心里祈祷不要遇到任何人,但身体却擅自出现了诚实的反应,雪 诗回想起刚才自慰时的舒服,和喷水池旁边被指奸到高潮,小穴不禁又流出一点 淫水……
 
  「不行……好饿……一定要去找吃的才行……」雪诗决定冒险出去找食物, 希望不要遇到别人……
 
  就在雪诗走出房门,突然被后面来的手摀住了嘴巴,受到惊吓的雪诗想要挣 脱,但是有两个人驾着她,雪诗完全无法摆脱,就这么被带到对面的房间去了… 
  …
 
  雪诗被粗鲁的丢到房间的床上,房门「碰」的一声被关起来,还上了锁…… 
  「欸,这样真的好吗?我觉得不太好欸……」
 
  「妈的少废话,做都做了,还在鸡鸡歪歪,大不了录起来威胁她……」 
  雪诗听见声音,认出来是刚才那两个要求自己自慰的青少年……
 
  「…你…你们……又想干什么……不、不要乱来……」
 
  雪诗想要逃走,但又想到,如果逃走,说不定就会被强暴犯说是违反规则, 胆小的雪诗一时拿不定主意……
 
  「想干什么?废话,当然是想干你啊!你那么淫荡,回到房间了又全裸跑出 来,不是想被干不然是什么?」
 
  「我……我不是……!」
 
  「还不是?明明淫荡得跟什么一样,还想装清纯,这种女生我见多啦!这样 的女生只要被压到床上,就会乖乖听话了!欸,开始录影!」
 
  另一个青少年拿出手机开始录影。
 
  「只要你乖乖的,影片就不会外流……好了,把腿张开!」
 
  雪诗心里是千百个不愿意,但是面对命令,也只能听从……雪诗坐在床中央, 把一双玉腿往两侧打开……但因为真的太羞耻了,两只腿只能半开……脸颊胀红 ……
 
  「不是这样开!把腿开到全开!腿还要悬空喔!」
 
  接收到命令的雪诗,只好照做……她将腿慢慢张到最开,使力把腿悬在半空 中,右手支在身后以防倒下,左手则遮在自己的小穴前面……
 
  「好……乖乖听话就可以有甜头吃了……现在把左手放到自己的胸部上,用 力的揉自己的胸部!」
 
  胀红着脸的雪诗,抿起双唇,双眼紧闭,心想:「现在……只要听话……就 会没事的……只要听话……我就可以出去的……」於是慢慢将左手从自己的小穴 前面,向上移动到左乳上,搓揉着自己的胸部……
 
  「喔喔……这个淫穴不管看多少次都是那么性感……啧,揉大力点啦!」 
  觉得自己像是被骂了,左手只好揉得更大力,揉到胸部都已经变形……「老 公很温柔的,他都不会骂我……老公……我好想你……」
 
  「哈哈……真淫荡的表情啊……不知道是在想谁呢!……但是胸部还是揉得 不够好!胸部是要这样揉的!」
 
  「呀!」青少年突然扑上雪诗,把雪诗给按倒在床上,双手用力的在胸部上 使劲搓揉,只一下子,白嫩的美乳就变得通红……
 
  「喔喔……触感真软啊!这个大胸部很诱人啊!」
 
  青少年一边揉着雪诗的白皙胸部,一边亲吻雪诗的耳垂,再往下亲到脸颊, 再到脖子、锁骨、乳房,把雪诗的上半身四处都亲遍了。
 
  「嗯嗯……嗯嗯……不要……喔嗯……!」身体因为被亲吻而传来的酥麻感, 令雪诗脑袋渐渐变得一片空白,双手想去推开青少年,但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不知是因为酥麻而没了力气,还是因为肉体正在诚实的享受着性爱的欢愉 而不愿推开他?
 
  「老公……老公……好希望现在在我身上的人是你……如果是老公这样亲吻 我……我愿意……」
 
  青少年开始亲吻雪诗的乳晕,接着用力吸吮乳头,从乳头传来的强烈刺激直 冲雪诗脑门……此时,青少年脱去身上全部的衣物,全裸的跪在雪诗的面前…… 
  「这样还真像在拍A片呢!我看你也不用下载了,自己拍一支吧!」手里拿 着手机正在拍摄的青少年,已经掏出自己的肉棒正在自慰。
 
  「不……不要!不要进来……我……我、我可以……帮你……用嘴巴……但 是不要前面……拜託……!」雪诗想做出最后的抵抗,期待面前这名欲火燃烧的 男性可以只用口交就完事,但是……
 
  「那怎么行!!你那么性感,又这么淫荡,你看,你的小妹妹都已经这么湿 了,还说不许插……现在不好好插你对不起自己啊!」青少年扶着自己的肉棒, 把前端对准了雪诗的阴道口……
 
  「不、不行……」雪诗感到阴道口被龟头抵住的触感,身体忍不住起了反应, 爱液汩汩流出,肉壁也在蠕动紧缩,身为女性的肉体彷彿正在期待男人雄壮的肉 棒穿刺进自己的体内……
 
  「至、至少戴个套……啊啊~……嗯嗯~…!!」雪诗本来想说「套子」, 但却太害羞了,来不及说出口,青少年一个挺腰,粗硬的肉棒缓缓沉入湿濡的小 穴中……
 
  「喔喔……好紧啊……明明这么淫荡却还这么紧……真是赚到了……」 
  「嗯……啊啊……嗯嗯~……」
 
  雪诗确切的感受到肉壁被撑开,随着肉棒一吋一吋的深入,肉壁也正缓缓敞 开通道,迎接粗硬的男性象徵进入体内,爱液不断分泌,沾附在不断挺进的肉棒 上……
 
  青少年将肉棒插入到根部,两人的阴毛处彼此碰撞,雪诗感到自己的深处有 一种被顶到的奇怪触觉……
 
  「喔喔……太……长了……好痛……」
 
  「干……这个淫穴绝对是我干过的第一名……又紧又湿……喔喔~爽……」 
  当青少年稍微把肉棒抽出去,只剩下龟头还留在淫穴内,雪诗感到些微的轻 松,但下一秒,青少年却用力的挺进肉棒,快速的把肉棒直直插进雪诗的洞中, 雪诗突然感到激烈的撑胀感,以及肉体的快感……
 
  「啊啊!!不、不要……不要这么……喔……用力……嗯嗯……」身体的舒 服感受冲撞着雪诗的内心……既然没办法逃开性交的命运,那就忍耐直到结束吧 ……但自己绝对不是喜欢做这件事,是自己的身体擅自觉得舒服的……
 
  此时青少年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原本大概五秒一下,后来变成三秒一下, 最后变成强烈而快速的抽插。
 
  「喔喔……嗯嗯……嗯嗯……啊啊……太、太快~……嗯嗯~…!!」 
  两人的下半身互相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响,雪诗的D奶也顺着机械式 的抽插动作激烈晃动着,小穴也从一开始的撑胀、疼痛,渐渐转变成来自肉体原 始欲望的舒服,每一下抽插,都令雪诗感到害怕……
 
  「不……怎么会……这么舒、舒服……不行……这不对……老公……不是这 样的……」雪诗想在自己心中保有意识,但强烈的舒服感一波一波从肉壁与肉棒 的摩擦中传到全身,这样的快感就快让雪诗的脑海一片空白,彷彿就快要失去自 我……
 
  这个青少年似乎有着用不完的体力,已经抽插几十分钟了,中间也变换了几 个姿势,都是雪诗不曾想过的奇怪姿势,有从侧边抽插的,有让她跪着,而青少 年从后面进入的,最后让雪诗趴在床上,青少年则趴下压在雪诗背后抽插的…… 
  雪诗已经变得神智不清……
 
  这时,青少年似乎累了,躺在床上,命令雪诗坐在自己身上,雪诗摇晃着身 子照做了……但雪诗却不明白该怎么做,已经跪到青少年上面了,手也扶着青少 年的肉棒,却怎么也对不准……
 
  「唉唷,你别再装清纯了啦!你不愿意的话,我来帮你!」青少年急了,双 手抓住雪诗的细腰,用力往下一按,雪诗一屁股坐到青少年身上,肉棒则准确的 滑进已经淫水四溢的淫穴当中……
 
  「啊啊……!!嗯嗯~~……」突然受到插入的雪诗,开始全身痉挛,肉壁 也在急剧紧缩,夹得肉棒是一颤一颤的……
 
  「喔~爽死了~你的小妹妹还会吸呢!现在开始动吧!」
 
  雪诗只能听从命令,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动才好……
 
  「欸,听不懂喔,我叫你动啊!还是你连怎么动都不会啊?到现在还在装就 太过分啦,你这淫荡女!」
 
  雪诗心想,自己真的一点都不会啊……这一切都是被逼的……但一点都不懂 得怜香惜玉的青少年抓起雪诗的浑圆屁股,开始快速的前后摇动。
 
  「啊~……嗯嗯~……不要、这么快啦……!嗯~~!」肉棒在雪诗体内不 断刺激着肉壁,自己的阴蒂也不断被摩擦,又长又硬的肉棒似乎也顶到了子宫口 ……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感,让雪诗小小的高潮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高潮的雪诗,发出了足以令所有男人全身酥麻 的呻吟声,全身无力的趴在青少年的身上……
 
  「哈哈哈……昇天了吧,爽吧!我的小弟弟可是让许多女生都高潮呢……」 
  此时,站在一旁录影的青少年受不了了,把手机放在桌上继续录影,自己则 也脱个精光,上床跪到雪诗的身后……
 
  高潮过后,昏昏沉沉的雪诗不知道那男生又要干嘛……但却感到自己的肛门 被滴上冰凉的液体,随后又有硬物抵在自己的肛门上……
 
  「你……你要做什么!不、不行……!」
 
  「少废话!我在旁边看着都快闷死了,现在就让你两个穴一起爽!」
 
  得到充分润滑的肛门,被另一支充血的肉棒抵着,正缓缓插进自己的肛门里 ……肛门剧烈的疼痛直冲脑后,但已经获得性爱的兴奋与刺激的身体,却很快的 把疼痛转化为快感……直到两根肉棒都完全进入自己的体内……
 
  「啊啊啊嗯~~~……!!!嗯、嗯嗯……唔喔……嗯嗯……」
 
  两人同时动了起来,雪诗的前后两个洞,同时被硬物给撑开,一开始虽然很 痛,但却慢慢的变成了舒服……已经变得无法思考的雪诗,就这么沉浸在全身都 被填满的肉体欢愉之中……
 
  「嗯嗯~!嗯~…唔嗯~~!!好、好舒…不…不……嗯嗯~!!」虽然自 己的心里仍想着老公,但肉体却不停传达愉悦与享受的信号,全身痉挛,淫水不 停流泄,嘴里也不断发出令男人酥麻的性感呻吟……
 
  全身内外都被填满,自己的身体竟然感到莫名的充实感……一种被男人需要 的愉悦感……「老公……我不是淫荡的女生……我不是……!」雪诗不停在心里 呐喊着,但肉体出自原始欲望的忠实感受,让她感到害怕……
 
  「啊……真的太紧,干……爽死啦……」
 
  已经抓到抽插节奏的两个青少年,逐渐加快在雪诗体内进出的速度,剧烈的 刺激着雪诗体内的肉壁,也因为雪诗的爱液已经像是洪水一般的涌出,抽插声也 从「啪啪啪」变成「噗滋噗滋」的声音……两个青少年沉浸於抽插的快感中,而 雪诗则无可逃避的在抗拒与肉体欢愉之间摆动……
 
  「啊啊~……嗯嗯~……嗯嗯~…喔、嗯嗯~…!!」
 
  维持这个抽插姿势后又过了十几分钟,两个青少年的抽插速度逐渐加快,准 备要做最后冲刺!
 
  「喔喔喔……!!射了、要射了!」
 
  「唔唔……我也……忍不住了……」
 
  「啊啊……嗯……不、不要……射在里面……!」
 
  「什么……要我们……射在里面吗?好……用你淫荡的洞接好喔!!!」 
  「不、不是~…!喔~!!不、不要……啊啊啊啊啊~~………!!!」雪 诗突然开始剧烈的痉挛,肉壁急速收缩,一股强烈的炽热自子宫深处向外发散, 直到蔓延全身,热流从穴口喷发,将床上喷满了淫水……
 
  「啊啊!射了!!」两人同时紧紧抱住雪诗的身体,两支肉棒在雪诗的蜜壶 与后庭里颤抖、膨胀,最后往里面射出了十几波热烫的精液,全都冲进雪诗的身 体深处,把雪诗的体内填得满满的……
 
  两人抽出肉棒,让雪诗软软的倒在床上,白浊的精液从小穴与肛门处流了出 来……
 
  「妈的太爽,干到一个淫荡的贱货……」
 
  这时,雪诗无力又小声的说:「那……可以……让我离开了吗?我……想去 找吃的……」
 
  「你又想要没穿衣服走出去啊?还真是欠干!你就留在我们房间给我们干就 好啦,别想报警也别想说出去喔,不然和我们做爱的影片,很快就会传遍网路… 
  …「
 
  「我……我肚子好饿……那可以……帮我去买……买个午餐吗……?」 
  「嗯~……也不是不可以啦……」
 
  「只要你在这扇落地窗前,全裸的表演自慰!我们就给你午餐吃!」
 
  「这……又是命令……」接受命令的雪诗,只好爬起身,吃力的走向落地窗 前的一张沙发椅,坐在上面。
 
  「好累……又好饿……但现在……只要我乖乖听话……就有午餐吃了……我 ……我要忍耐……我好想见你……老公……」
 
  坐定后,雪诗开始用手抚弄起自己的小穴。
 
  「不对不对,腿要张开!」
 
  雪诗将腿张到最开,双脚腾空,左手揉着左乳,右手继续抚摸自己的小穴… 
  …
 
  「这样才对嘛!刚才教的都有学起来!现在跟着我念一遍:『我很淫荡,我 喜欢做爱,看看我欠干的小淫穴,来干我吧~』」
 
  雪诗只觉得受到冒犯,一点也不想照念,但又怕被骂,又怕违反规则,於是 不甘心的照念了:「我、很…淫荡……我…喜…欢做、爱……看看我…欠…干… 
  的…小淫……穴……来、来干…我吧…………「
 
  之后,雪诗又被命令说了许多淫荡的话,又在自慰时到了高潮,这些过程也 全都被拍了下来……因为雪诗的听话,让两个青少年开心了,这才被放离他们的 房间。然而,最后却也只得到一块普通的奶油麵包当作午餐。
 
  雪诗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心的把门锁给锁上,便坐到床上,静静的吃着奶油 麵包。不一会儿,这块麵包就被吃完,虽然不到有饱足感,但还是从飢饿中解脱 了。
 
  「……取悦了两个男的,也才得到一块吃不饱的麵包……」
 
  现在的雪诗有点后悔,后悔刚才没有拿走那张钞票。
 
  雪诗躺到床上,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阴道与肛门渐渐痛了起来。心里似 乎缺了一块。
 
  「这个世上,真的有好人吗?还是……其实大家都是这样?」
 
  她蜷缩起身子,想把自己缩到最小,想让人看不到自己。寒冷不断侵蚀她的 身体。
 
  雪诗开始感到害怕。
 
  她怕的是刚才在性交的过程中,肉体所传达的舒服与愉悦的信号。她觉得, 那个觉得舒服的自己,不是真正的自己,纵使内心是无比抗拒,但身体却不断提 醒她:「……做爱很舒服……」「……被填满很舒服……」「……被男人需要, 就是一种幸福……」
 
  「老公……我不是这样的女生……老公……我真的不是……老公……你在哪 里……我好想你……」
 
  这世上唯一还能接纳这样的自己的人,还能成为自己的避风港的人,就只有 自己所深爱的老公了……而她也深信着,老公一定也深爱着自己……不论发生什 么事,老公永远会站在自己这边……只有这件事,自己必须坚信不移…… 
  「……但是……如果老公……其实变得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强烈的自我怀疑袭上雪诗心头。她不敢再想未来的事。现在既思念老公,但 似乎也变得害怕见到他……如果老公不喜欢自己了,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雪诗就在胡思乱想之下,沉沉的睡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